“996”的盛行,让管理史倒退了105年
日期:2019-04-10 浏览

企业应塑造高效的管理体系和充满幸福感的企业文化,以此激活员工的创意才能,让他们从日复一日枯燥的重复劳动中脱身,帮助公司探寻到真正的竞争优势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记者 | 刘怡君

过去一周,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建立了996.ICU项目(意为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),点名实行漫长加班制度的互联网科技公司,这一行动得到了大批程序员的声援和支持。

“996”盛行已久。过去,在经济上行、互联网公司享受着各种红利时,员工被飚红的业绩、增长的酬劳所激励,他们心甘情愿从早晨9点做到晚上9点甚至凌晨一两点,一旦进入互联网寒冬期,他们长期积攒的怒吼就要喷薄而出。

“996”的大范围出现、跟风和效仿,是企业管理史上最幼稚的一次退化。

早在1914年,汽车大王亨利·福特(Henry Ford)为了打败竞争对手,将9小时工时缩短为8小时,开出两倍薪水抢夺熟练工人,并要求他们“多陪陪老婆孩子,做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”。这一系列划时代的管理变革,帮助福特公司垄断了全美汽车市场。

这是当时激烈的商业竞争下企业家的主动选择,而非劳工权益运动的结果。如今,商业规则历经105年的演变,管理理论与实践日臻成熟而科学,站在风口的众多互联网科技公司,却开始背道而驰。

在一个高速发展的市场环境下,大部分初创企业都会绕开“管理”,优先选择卯足了劲抢夺市场,大众对996的态度大多宽容,身处其中的员工还会对“用额外时间来换取更高回报”感到自豪。互联网行业水涨船高,职位晋升和丰厚收益的增速,让他们充满了成就感。

但如今,很多互联网头部公司已经过了突飞猛进的早期阶段,随着它们规模的膨胀,官僚特征也越来越明显。

部门结构的复杂,让程序员们要花费大量时间处理交涉繁琐的问题;流程的无序,使他们只能用加班来处理突发事件,没有精力去反思、修补日常业务;授权的混乱,会让他们同时接到多个需要执行的任务;自主权利的丧失,使他们只能被动等待任务的派发,无法自主把控工作的进程……

长期的疲劳与少眠,给他们带来日益严重的身心伤害,使他们发出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的抗议。企业文化在这种“低级管理”的推动下,被塑造得越来越焦虑、抑郁和脆弱,“磨洋工”、低效、拖沓的工作风格,变成办公室里的日常画面,指令混乱、组织无序、无效加班等问题,在公司内部横行无阻。

与早期阶段相比,现在有关“996”的舆论发生逆转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因管理混乱而造成的无效加班问题。

一些企业不愿意或不善于变革管理方式,他们妄图依靠笨拙、简单的加班方式来维持经营、提高效率。更有甚者,认为这是甄别员工能力,从而达到“适者生存”的有效工具。

在GitHub上,被曝光的996企业名单还在不断增加。如果再不直面996问题,受损的不止是企业声誉和雇主形象,还有企业进攻市场的方向和速度。

“科学管理之父”弗雷德里克·温斯洛·泰勒(F.W.Taylor)曾用一生来探讨,企业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获取最大程度的产出,他认为这是管理必须解决的根本问题。在其经典著作《科学管理原理》一书中,他提出,管理者最重要的目标是培训和发掘企业中每个人的技能,以最快的速度、最高的劳动生产率,让他们从事最适合的、等级最高的工作。

显然,想实现这一目标,不是靠笨方法“加班”就可以实现的。

实际上,100多年前相似的事件中,福特首推8小时工作制,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——单调又机械的工作让工人的流动性增大,招聘、培训所消耗的成本越来越多。因此,他一方面为其减少工时,鼓励他们在工作之余投身家庭生活,另一方面将其工资与企业效益挂钩,树立他们的主人翁意识。

今天,如果有企业逆流而上,加入程序员抗议996的阵营,且不局限于简单的人情关怀,进一步洗礼、升级、重造内部管理系统,帮助员工实现劳动生产率的最大化,它就将成为这个时代人们争相簇拥的“新福特”。

目前,在GitHub的每周趋势榜上,996.ICU雄踞第一,排名第二的新项目955.WLB增势迅猛。与前者揭露有“加班”罪行的企业不同,955.WLB主要用来统计那些努力实现不加班、帮助员工实现生活、工作平衡(Work-Life Balance)的公司。

如果实行996、沦为ICU集中营的互联网科技公司,能够借此立志追求WLB,它在未来就有可能塑造出高效的管理体系,和充满“幸福感”的企业文化。除了斩获员工的忠诚度和主人翁意识,它还会有机会激活员工的创意才能,让他们从日复一日枯燥的重复劳动脱身,帮助公司探寻到真正有用的竞争优势。